立博:華文食品凈利增速為營收3倍存貨高企陷環

文章来源:立博体育官网时间:2020-06-04 点击:

立博体育官网中國經濟網編者按:華文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文食品”)將于6月4日首發上會,公司此次擬于深交所中小板上市,發行股數不超過1.20億股且不低于4000萬股,保薦機構為民生證券,擬募集資金1.61億元,其中,9923.01萬元用于風味小魚生產線技術改造項目,6147.16萬元用于品牌推廣及營銷中心建設項目。

2016年至2019年1-6月,華文食品營業收入分別為3.97億元、7.67億元、8.05億元、4.40億元;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分別為5.43億元、8.98億元、9.20億元、4.62億元。

2016年至2019年1-6月,華文食品歸母凈利潤分別為2585.99萬元、7566.19萬元、1.15億元、6082.24萬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9429.00萬元、3051.48萬元、1.13億元、4815.10萬元。

2019年6月申報稿中,2016年至2018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9427.88萬元、3004.53萬元、11236.46萬元;2019年12月申報稿中,同期分別為9429.00萬元、3051.48萬元、11263.84萬元。

2019年6月申報稿中,2016年至2018年投資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15222.19萬元、5044.44萬元、-5574.61萬元;2019年12月申報稿中,同期分別為-15430.87萬元、4997.49萬元、-5601.99萬元。

2016年至2019年1-6月,華文食品應收賬款周轉率分別為18752.15次、6133.41次、5456.15次、3535.55次;同期行業均值分別為66.87次、95.37次、104.42次、56.05次。

2016年至2019年1-6月,華文食品存貨賬面價值分別為5924.21萬元、1.48億元、1.78億元、1.34億元;存貨賬面余額分別為5924.21萬元、1.48億元、1.78億元、1.34億元;占流動資產比例分別為19.71%、33.50%、37.11%、31.77%。

華夏時報報道稱,華文食品主要存貨為原材料鳀魚干。值得一提的是,保持大規模的存量是公司主動采取的采購策略,為了減少采購價格波動的影響,也為提高對上游供應商的議價能力。值得一提的是,華文食品主營業務成本中最主要構成為鳀魚干、大豆、包裝材料等原材料,占主營業務成本的比例達70%以上,因此原材料價格波動對其毛利率、營業能力影響較大。

投資時報報道稱,較大的存貨規模無疑會影響到華文食品的資金周轉速度和經營活動的現金流量。報告期內,其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凈額分別0.94億元、0.30億元及1.12億元,2017年及2018年增長率分別為-68%和273%,波動巨大。

華文食品產能利用率下降。2016年至2019年1-6月,華文食品風味小魚產能利用率分別為99.27%、98.70%、90.76%、82.84%;風味豆干產能利用率分別為88.03%、66.26%、70.16%、70.99%。

華文食品表示,近年來,公司風味小魚產品的市場需求不斷增長,公司不斷加大銷售擴張力度,積極搶占市場份額,目前公司逐漸構建了較為成熟穩定的全國性營銷網絡,公司生產、研發及管理能力不斷提升以滿足公司銷售規模擴張的需要。公司在產品銷售旺季已經出現產能不足的情況。

岳陽市人民政府官網2019年12月5日發布的《岳陽市貫徹落實省第三環境保護督察組督察反饋意見整改情況的報告》,其中提到“岳陽經開區華文食品有限公司經督察組抽樣監測發現存在廢水超標現象”、“經開區環保分局已責令華文食品公司于2018年8月30日前完成對廢水處理設施的改造,確保達標排放。同時,針對廢水總磷超標的情況,立案處罰,罰款10萬元。”

中國經濟網記者查詢岳陽市人民政府網站,2020年5月19日發布的《關于“湖南華文食品排污口廢水超標問題”的情況說明》顯示,2018年1月,湖南省華文食品有限公司經環保督查組抽樣檢測發現存在廢水超標現象。之后湖南省生態環境廳立即組織對華文食品的廢水處理設施進行反復調查、檢測,檢測結果確認華文食品廢水排口COD達標,懸浮物和總磷超標。

1.風味小魚生產線技術改造項目,預計投資總額9923.01萬元,擬投入募集資金金額9923.01萬元;2.品牌推廣及營銷中心建設項目,預計投資總額6147.16萬元,擬投入募集資金金額6147.16萬元。

2016年至2019年1-6月,華文食品營業收入分別為3.97億元、7.67億元、8.05億元、4.40億元;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分別為5.43億元、8.98億元、9.20億元、4.62億元。

2016年至2019年1-6月,華文食品歸母凈利潤分別為2585.99萬元、7566.19萬元、1.15億元、6082.24萬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9429.00萬元、3051.48萬元、1.13億元、4815.10萬元。

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2019年6月申報稿中,2016年至2018年分別為9427.88萬元、3004.53萬元、11236.46萬元;2019年12月申報稿中,同期分別為9429.00萬元、3051.48萬元、11263.84萬元。

投資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2019年6月申報稿中,2016年至2018年分別為-15222.19萬元、5044.44萬元、-5574.61萬元;2019年12月申報稿中,同期分別為-15430.87萬元、4997.49萬元、-5601.99萬元;

2016年至2019年1-6月,華文食品資產總計分別為5.44億元、6.88億元、7.60億元、7.17億元;其中,流動資產分別為3.01億元、4.42億元、4.79億元、4.23億元,非流動資產2.44億元、2.46億元、2.81億元、2.94億元。

2016年至2019年1-6月,華文食品負債合計分別為1.60億元、1.80億元、1.80億元、1.30億元;其中,流動負債分別為1.44億元、1.60億元、1.58億元、1.09億元,非流動負債分別為1519.36萬元、2035.25萬元、2177.93萬元、2062.52萬元。

2016年至2019年1-6月,華文食品應收賬款周轉率分別為18752.15次、6133.41次、5456.15次、3535.55次;同期行業均值分別為66.87次、95.37次、104.42次、56.05次。

2016年至2019年1-6月,華文食品存貨賬面價值分別為5924.21萬元、1.48億元、1.78億元、1.34億元;存貨賬面余額分別為5924.21萬元、1.48億元、1.78億元、1.34億元。

2016年至2019年1-6月,華文食品主營業務綜合毛利率分別為30.19%、29.61%、33.12%、31.02%,其中2016年、2017年主營業務毛利率相對穩定,2018年主營業務毛利率略有上升,2019年1-6月主營業務毛利率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

華文食品表示,2019年1-6月主營業務毛利率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一是毛利率較高的風味小魚產品收入占比下降,二是2019年公司新推出的風味肉干、風味素肉和勁豆干等新品,毛利率較低,使主營業務綜合毛利率水平略有下降。

2016年至2019年1-6月,華文食品可比公司鹽津鋪子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49.11%、46.86%、39.35%、41.22%;有友食品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32.92%、36.40%、32.96%、37.00%;洽洽食品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31.54%、30.81%、31.50%、31.75%;好想你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34.56%、29.13%、28.54%、29.94%;2016年至2018年,良品鋪子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32.88%、29.52%、29.75%。

2016年至2019年1-6月,華文食品風味小魚產能利用率分別為99.27%、98.70%、90.76%、82.84%;風味豆干產能利用率分別為88.03%、66.26%、70.16%、70.99%。

華文食品表示,近年來,公司風味小魚產品的市場需求不斷增長,公司不斷加大銷售擴張力度,積極搶占市場份額,目前公司逐漸構建了較為成熟穩定的全國性營銷網絡,公司生產、研發及管理能力不斷提升以滿足公司銷售規模擴張的需要。公司在產品銷售旺季已經出現產能不足的情況。

2017年6月23日股東(大)會利潤分配金額85.69萬元,2017年8月22日股東(大)會利潤分配金額3715.96萬元,2017年12月21日股東(大)會利潤分配金額3000.00萬元,2018年3月31日股東(大)會利潤分配金額1000.00萬元,2018年9月20日股東(大)會利潤分配金額3240.00萬元,2019年4月19日股東(大)會利潤分配金額5400.00萬元。

資料顯示,鯷魚作為一種常見的小型海洋魚類,市場供給量與海洋捕撈政策、周遭海域漁汛情況息息相關。近年來,受國內外周遭海域海水環境、漁汛波動等因素的影響,華文食品的原材料價格出現了一定的波動。為了減少鯷魚干市場采購價格的波動影響,以及幫助公司提高對上游供應商的議價能力,華文食品的存貨余額逐年攀升。據招股書顯示,報告期內,該公司存貨余額從2016年的5924.21萬元大幅增加到2017年的1.48億元,至2018年該部分存貨余額已達1.78億元。

《投資時報》研究員注意到,報告期內華文食品的存貨周轉率分別為6.19(次/年或次/期)、5.18(次/年或次/期)及3.28(次/年或次/期),呈逐年現遞減趨勢。其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也出現大幅波動。報告期內,其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凈額分別0.94億元、0.30億元及1.12億元,2017年及2018年增長率分別為-68%和273%,波動巨大。

據新浪財經,2016-2018年各年末,華文食品存貨余額分別為0.59億元、1.48億元及1.78億元,分別占當期期末總資產的比值分別為10.88%、21.53%和23.4%,分別占當期期末流動資產的比值分別是19.71%、33.5%和37.11%,都呈逐年上升的趨勢。

在存貨余額逐年大幅增長的同時,華文食品的存貨周轉率也逐年降低。2016-2018年,華文食品的存貨周轉率分別為6.19次、5.18次和3.28次,下降趨勢比較明顯。華文食品稱,存貨周轉率下降的主要原因是2017年公司主動采取保持鳀魚干較大規模的庫存水平的采購策略,鳀魚干采購量大幅增加,導致2017年末、2018年末存貨規模相對2016年末大幅上升。

2016-2018年,與華文食品可比同行上市公司存貨周轉率的平均值分別是3.97次、4.52次和3.81次。2016年度和2017年度,華文食品的存貨周轉率高于同行平均值,2018年度低于同行平均值,這與發行人2018年度存貨周轉率大幅降低有關。

華文食品也意識到其中風險。發行人稱,隨著公司生產、銷售規模的不斷擴大,未來公司的存貨規模有可能繼續增加。較大的存貨規模可能會影響到公司的資金周轉速度和經營活動的現金流量,降低資金運作效率,使公司面臨存貨規模較大的風險。

雖然意識到存貨規模較大可能帶來風險,但華文食品報告期內卻沒有計提存貨跌價準備。華文食品稱,報告期內,公司存貨周轉速度較快,不存在庫存積壓的情況,未發生減值跡象,未計提存貨跌價準備。同時還稱,公司存貨周轉率接近可比公司平均水平。公司建立了完善的存貨管理制度,根據產品訂單合理安排生產,同時加強了對庫存的管理,資產周轉率保持較高水平。

伴隨著休閑食品產業的發展,華文食品業績呈現迅猛增長勢頭。招股書數據顯示,2016年2018年,公司實現營收分別為3.97億元、7.67億元和8.05億元,同期凈利潤分別為0.26億元、0.75億元和1.15億元。

在華文食品的業績構成中,風味小魚與風味豆干占據了公司98%以上的營收。其中,風味小魚產品占公司總營收的比例在不斷上升,2018年這一數字為87.53%。與之相對應的是風味豆干產品營收占比不斷下滑,由2016年37.64%下滑至2018年11.77%。

多位經銷商對記者表示,當前風味小魚產品越來越多,且產品同質化較為嚴重。“‘勁仔’小魚前幾年賣得還不錯,現在賣得稍微差一點,除了受經濟因素影響外,最主要的一個原因是做這個(類似產品)的廠家太多了。”山西運城的一位經銷商對記者表示。

“華文食品銷售人員多,研發人員少,也是產品結構單一的一個重要原因,更可以看出其是重營銷、輕研發的典型企業。”和君管理咨詢公司合伙人李國宏表示,若成功上市,華文食品必然要在研發方面發力,否則在競爭激烈、產品同質化嚴重的情況下,很容易消耗用戶對產品的黏性。

華文食品招股書數據顯示,2018年,華文食品銷售費用為1.08億元,占營業收入比例達到13.45%;研發費用僅有395.74萬元,占營收收入的0.49%。另一方面,截至2018年12月31日,華文食品銷售人員共292名,研發人員為20名。

“華文食品想要破局,首先應從包裝、營銷等方面進行品牌升級;其次,企業應該向多品類方向拓展。”孫巍對記者分析指出,在品類創新方面,華文食品應該圍繞主業相關的鹵味、風味休閑食品方向來拓展,比如從海魚拓展到河魚、河蝦等水產品領域。

2016年7月5日,華文有限因丟失發票,岳陽經濟技術開發區國家稅務局稅源管理一科對其罰款100元;2019年4月19日,長沙華文因個人所得稅(工資薪金所得)未按期申報,國家稅務總局長沙市開福區稅務局中山路稅務分局對其罰款50元。

具體情況是,岳陽市人民政府官網2019年12月5日發布的《岳陽市貫徹落實省第三環境保護督察組督察反饋意見整改情況的報告》,其中提到“岳陽經開區華文食品有限公司經督察組抽樣監測發現存在廢水超標現象”、“經開區環保分局已責令華文食品公司于2018年8月30日前完成對廢水處理設施的改造,確保達標排放。同時,針對廢水總磷超標的情況,立案處罰,罰款10萬元。”

中國經濟網記者查詢岳陽市人民政府網站,2020年5月19日發布的《關于“湖南華文食品排污口廢水超標問題”的情況說明》顯示,2018年1月,湖南省華文食品有限公司(華文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前身,統稱“華文食品”)經環保督查組抽樣檢測發現存在廢水超標現象。之后湖南省生態環境廳立即組織對華文食品的廢水處理設施進行反復調查、檢測,檢測結果確認華文食品廢水排口COD達標,懸浮物和總磷超標。

岳陽市生態環境局岳陽經濟技術開發區分局經反復論證后于2018年2月2日審批了該企業整改方案,華文食品于2018年3月開工按照整改方案積極進行廢水處理設施改造,并于2018年6月26日整改完畢,整改措施包括:在二沉池增加斜管或斜板,提高脫泥效率;提高曝氣時間,在二沉池增設除磷加藥系統,增加除磷效果等。

2018年7月2日,經第三方有資質檢測機構檢測確認,華文食品廢水總排口懸浮物已達標;因華文食品污水已進入市政污水管網,故執行《污水綜合排放標準》中三級排放標準,該標準中無總磷考核指標,故不存在總磷超標問題。

岳陽市生態環境局岳陽經濟技術開發區分局確認:(1)華文食品廢水排放口COD達標,經落實整改措施后廢水排放口懸浮物也已達標,該公司執行《污水綜合排放標準》中三級排放標準,該標準中無總磷考核指標,不存在總磷超標問題;(2)就上述事宜,岳陽市生態環境局岳陽經濟技術開發區分局已依法及時處理完畢,華文食品亦于2018年6月26日積極整改完畢,未造成嚴重環境危害后果,不屬于重大違法違規行為;(3)華文食品亦不存在因上述事宜被立案查處或行政處罰的情況;(4)自2017年1月1日至今,岳陽市生態環境局岳陽經濟技術開發區分局未收到過有關華文食品的環保投訴及舉報。

據投資者網,華文食品歷史上曾經發生過產品抽樣檢查不合格的情況。2011年,在國家質檢總局公布的膨化食品產品質量國家監督抽查結果中,湖南省華文食品有限公司生產的“勁仔”薯1薯2(膨化食品)(生產日期(批號):2011-06-13)鋁殘留量超標。2015年,根據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網站消息,在當年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抽檢中,湖南省華文食品有限公司生產的香辣小魚和洛陽市華文食品有限公司生產的麻辣小魚重金屬鎘超標。

對于食品安全情況,華文食品表示,公司的主要原材料為鳀魚干、大豆、包裝材料及其他輔料等。上游原材料的質量參差不齊,安全問題時有發生,導致下游食品生產企業的產品存在潛在的食品安全問題。其次,在公司的生產經營過程中,影響原材料質量的因素較多,采購、運輸、入庫、儲存和領用過程中均可能存在著因原材料質量不合格而引發食品安全風險的隨機因素,如因上述因素引發食品安全問題,且公司在生產及銷售出庫過程中未能及時發現,將對公司經營造成不利影響。

《投資者網》注意到,在招股書中,華文食品表示,公司建立了一套嚴格的采購控制流程、生產管理流程和質量管理體系,通過了HACCP、ISO9001等認證體系,產品安全性較高,品質穩定性較強。不過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在食品安全的把控方面,華文食品還需要再接再厲。

裁判文書網2017年10月31日發布《被告人孫某某犯故意殺人罪二審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書》顯示,被告人孫某某原系不凡帝范梅勒糖果(中國)有限公司綿陽辦事處職員,李某(男,45歲,本案被害人)系該公司綿陽辦事處經理。

2015年9月,被告人孫某某因工作原因對李某產生不滿,從該公司綿陽辦事處離職,到湖南華文食品有限公司工作。在華文食品有限公司工作期間,被告人孫某某因工作不順,懷疑是原單位經理李某故意給其工作制造麻煩,遂產生殺死被害人李某的想法。

2016年1月19日,被告人孫某某通過淘寶網購買匕首一把;3月7日9時許,被告人孫某某攜帶匕首,到位于綿陽市涪城區小北街2號水印三江小區1棟2單元2404號不凡帝范梅勒糖果(中國)有限公司綿陽辦事處辦公地點,趁他人不備,進入被害人李某的辦公室,在李某隨后進入辦公室房間后,將房門反鎖,不準其離開。

2016年4月25日,經綿陽市公安局涪城區分局物證鑒定室鑒定,李某所受損傷的損傷程度屬輕微傷。2016年10月12日,經四川三益法醫學鑒定,被告人孫某某患偏執型精神分裂癥,對本案傷人行為評定為限制刑事責任能力。2016年10月19日,被害人李某對四川三益法醫學鑒定意見不服,公安機關隨后委托四川華西法醫學鑒定中心鑒定。2016年11月4日,經四川華西法醫學鑒定中心鑒定,被告人孫某某患有精神分裂癥,對其2016年3月7日的違法行為評定為部分刑事責任能力。

原審判決認為:被告人孫某某以剝奪他人生命為目的,購買匕首,并實施殺人行為,其行為已觸犯了國家刑律,構成了故意殺人罪。被告人孫某某已經著手實行犯罪,由于其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是犯罪未遂,可以比照既遂犯減輕處罰;同時,被告人孫某某在實施殺人行為時系尚未完全喪失控制自己行為的精神病人,應當負刑事責任,但可以減輕處罰;被告人孫某某當庭認罪,可從輕判處。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孫某某犯故意殺人罪,事實清楚,證據充分,定性準確,予以支持。

被告人孫某某的辯護人辯稱本案屬故意傷害罪,不構成故意殺人罪的辯解意見與審理查明的事實不符,不予采信;其余辯護意見與法律規定相符,予以采納。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為,使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遭受經濟損失,除應承擔刑事責任外,還應承擔主要的民事賠償責任。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訴請護理費2340元,符合法律規定,予以支持,但訴請醫療費、誤工費,提交的證據不足,應按照醫療費6879.24元,誤工費48天×20615.82元/月計算為32985.3元;綜上,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損失共計為人民幣42204.54元,應當由被告人賠償。

判決:一、被告人孫某某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3月7日起至2027年3月6日止);二、被告人孫某某在判決生效后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李某醫療費等損失人民幣42204.54元;三、對被告人孫某某的作案工具:匕首一把予以沒收。

對于上訴人孫某某提出原判附帶民事部分判決不當,誤工費過高的上訴理由,經審查,原審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李某的收入情況有勞動合同、工資單與銀行流水相互印證,誤工期間有住院及出院記錄予以證實,原判認定誤工費為32985.3元,并無不當,上訴人孫某某的該項上訴理由不能成立。

一、維持綿陽市涪城區人民法院(2016)川0703刑初610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第二、三項,即“二、被告人孫某某在判決生效后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李某醫療費等損失人民幣42204.54元”、“三、對被告人孫某某的作案工具:匕首一把予以沒收”;

二、撤銷綿陽市涪城區人民法院(2016)川0703刑初610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第一項,即“一、被告人孫某某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3月7日起至2027年3月6日止)”;

三、上訴人(原審被告人)孫某某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3月7日起至2024年3月6日止)。

上述裁判文書顯示,證人來某的證言,證實其是綿陽杰克商貿公司負責人。綿陽杰克商貿公司代理銷售湖南華文食品有限公司產品;2015年9月,孫某某是湖南華文食品有限公司派到綿陽杰克商貿公司協助銷售湖南華文公司產品的工作人員,到2016年1月20日左右,孫某某辭職等經過。

據長江商報,除產品結構單一和重視營銷外,華文食品對經銷模式的依賴以及個體戶經銷商占比較高,也是華文食品本次IPO不被業內人士看好的原因之一。經長江商報記者統計,在公司銷售收入前十的21家經銷商中,13家是個體戶經銷商。

招股書顯示,華文食品的主要銷售模式是經銷模式。2016-2019年上半年,公司在經銷渠道的銷售收入占當年營收的比重分別是93.93%、97.39%、96.45%和96.43%。而在眾多經銷商中,個體戶經銷商幾乎占了一半的比例。

數據顯示,2016年-2019上半年,華文食品的經銷商數量為1372家、1328家、1335家和1254家,持續減少。其中,個體工商戶的經銷商數量分別是670家、672家、663家和659家,在同期經銷商數量分別占48.69%、48.84%、47.77%和49.66%。

而個體工商戶的經銷商往往意味著難以管理和財務數據不規范等問題。此外,連續多次衛冕公司經銷商冠軍的經銷商佛山市南海區大瀝統溢食品商行,同樣也是個體工商戶,經營者為林新宙,2016年與華文食品簽約。2017年-2019上半年,佛山市南海區大瀝統溢食品商行的銷售收入分別是2024.01萬元、2230.69萬元和1295.65萬元,在總營收中占比分別是2.64%、2.77%和2.94%。

據北京商報,一直以來,重營銷、輕研發是中國食品企業的通病,華文食品這一情形也十分明顯。據華文食品披露的銷售費用明細表顯示,2016-2018年華文食品的品牌推廣費分別為1615.05萬元、2189.09萬元以及2969.94萬元。依照前述數據計算,華文食品2017年的品牌推廣費較2016年同比增幅為35.54%,2018年較2017年品牌推廣費同比增幅為35.67%。

與此同時,華文食品擬在上市后募集資金16070.17萬元,其中6147.16萬元用于品牌推廣及營銷中心建設項目。對于該項目,華文食品在招股書中稱,公司將通過綜藝節目贊助、明星代言、新媒體宣傳和地面品牌推廣等多種方式進一步加強廣告投放力度,其中明星代言總投資為1000萬元。

相比起幾千萬的品牌推廣費,華文食品在研發的投入上要稍顯遜色。數據顯示,2016-2018年華文食品的研發支出分別為233.69萬元、306.39萬元、395.74萬元,占各期營收的比例分別為0.59%、0.4%、0.49%。按華文食品披露的數據計算,2018年公司的研發支出僅約占當期品牌推廣費的13.31%。

在重營銷、輕研發的模式下,華文食品對單一產品的依賴癥也凸顯。風味小魚產品是華文食品的重要營收來源,據招股書顯示,華文食品風味小魚產品2016-2018年實現的銷售收入分別約2.41億元、6.5億元以及6.99億元,占公司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60.96%、85.18%以及87.53%。可以看出,華文食品主打產品風味小魚在報告期內的銷售收入增速出現明顯的放緩跡象。

招股書顯示,2016-2018年華文食品風味小魚的產能分別為6000噸、15000噸、18000噸,雖說產能每年都有一定的擴充,但華文食品風味小魚2016-2018年的產能利用率分別為99.27%、98.7%以及90.76%,呈逐年走低態勢。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認為,在過去的五年中,華文食品還是有一定產品的核心競爭力。但隨著整個品類創新度不足以及山寨類產品越來越多的背景下,華文食品已經失去了在行業里差異化發展的優勢。在企業自身能力有限的情況下,華文食品想要依托資本市場去推動,也是其IPO的核心原因。“不過由于華文食品產品單一的結構,嚴重制約了其在未來可持續發展的空間”,朱丹蓬如是說。

據《中國企業報》旗下新媒體《經鑒》,華文食品財務數據有矛盾,華文食品于2019年6月14日首次公開招股說明書(預先披露稿),時隔6個月預披更新,招股書中增加了2019年1-6月的財務數據。數據顯示,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1-6月,華文食品的營業收入分別為3.97億元、7.67億元、8.05億元和4.4億元;同期扣非歸母凈利潤分別為0.25億元、0.62億元、0.86億元和0.42億元。

據招股說明書披露,舟山遠東南洋水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舟山遠東南洋”)位列華文食品前十大供應商名單之中,其中該公司2016年為華文食品第二大供應商,采購金額2470.85萬元,占采購總額10.03%。

蹊蹺的是,舟山遠東南洋2016年的年報披露,公司當年全年的營業收入僅2157.65萬元,即使舟山遠東南洋在2016年全年只有華文食品一個客戶,該公司銷售額與供應額還是相差了313.2萬元,不知是舟山遠東南洋的年報有誤差,還是華文食品披露的財務數據存在紕漏?

針對此問題,華文食品回復表示,公司供應商均具備相應的生產資質和生產能力,公司與供應商的采購行為真實、有效。話雖如此,但舟山遠東南洋2016年成立當年就成為華文食品的大供應商,且2017年至今均為第一大供應商,華文食品對供應商的選擇標準難免會讓投資者產生疑問和擔憂。

立博体育官网